Monday, October 21, 2019

10-10-2019 北34禮餐會

台北空小34屆禮班(1967畢業)
慶祝中華民國108年國慶及歡迎志雯同學返台,
特於10月10曰中午11:30於台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203室餐會

1. 黃文海 台北五常街 
2. 陸成堅 台北吉林路
3. 張寶蕊 台北正義東村
4. 董生琴 台北民權西路
5. 賈光亞 台北克難街
6. 周建聖 台北撫遠街
7. 李宜生  台北三重市
8. 方幼文 台北正義東村(和班)
9. 高蔭翹 台北正義新村
10. 李志雯 台北撫遠街
11. 秦素蓉 台北仁愛路三段
12. 熊卓美 台北正義東村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希望這張照片的名字有你正在尋找的同窗 老友 或 鄰居

歡迎提供貴班的照片及名字,因為也可能有人在找你們
============================
周建忠 手機 1-626-353-3077
email:  roc.afes@gmail.com

Tuesday, October 15, 2019

吳華映雪夫⼈告别式

                         

                                                                                 吳華映雪夫⼈告别式
                                                                        In Memory of Ying Shung Hua Wu




                                                                             11. 02. 1921  -  10. 10. 2019




時間: 2019 年10⽉19⽇上午10時
          October 19, 2019 10:00 AM
地㸃: 世界中華殯儀館 225 N Garfield Ave, Alhambra, CA
加州洛杉磯玫瑰崗 Garden of Rest, Rose Hills, CA





                                                                          吳華映雪夫⼈告别儀式程序
                                                                                     Program

―. 告別典禮開始
二. 家屬就位
      家屬獻香
      家屬獻花
      家屬獻果
      家屬獻供
      家屬獻飯
      家屬獻茶
      家屬復位
三. 公祭
四. 追述生平
五. 家屬追思
六. 瞻仰儀容
七. 家屬致謝
八. 封棺
九. 禮成
⼗. 移靈安葬




                                                                                  空小最年長的校友-華映雪女士簡介                                      

                                                                                                                                           


                                                        


                                       

                                                          華映雪1934年就讀杭州筧橋空小6年級





我的母親華映雪(吳華映雪)女士,就讀杭州筧橋空軍子弟小學民國23年班(見圖:華映雪1934年就讀杭州筧橋空小6年級),目前是空軍子弟小學最年長的校友,生於民國10年(1921年)農曆11月2日,江蘇蘇州市吳縣太平橋人,祖籍是江蘇無錫華家灣,父親華瑞勳在筧橋中央航空學校任職電機部門,家母杭州筧橋空軍子弟小學畢業後,就讀成都女中,1939年與家父吳超塵先生結婚,夫妻恩愛,互相扶持,同甘共苦,總共67載,家母現與家人住在美國加州洛杉磯。

"吳超塵將軍轟炸黃河鐡橋生死記",這篇文章出自家母吳華映雪女士提供的家父遺留資料和口述.家母吳華映雪女士口述如下: “所有飛行員在抗日戰爭中,用生命,鲜血,辛苦和高度熱情,聚集了最悲惨的經驗,終於獲得抗日戰爭的勝利,無論飛轟炸,驅逐,運輸和偵察的飛行員都一樣危險,超塵轟炸黃河鐡橋任務雖然成功,但飛機機身上,留有很多機關槍彈孔的痕迹,真是很幸運的能安全赴回梁山基地“。最後家母也很遺憾的說“最不幸的是在抗日戰爭勝利前數星期,依然有第一大隊飛行員出任務,飛機出事,飛行員未能回到梁山家的遺憾事”。 

                                                                                                                                                     
                                                                                             
                                          

                                                              

吳超塵將軍和華映雪女士1938年







感謝南加州空⼩校友會及空⼩綱友會



孝 ⼦                    仲蓉       叔梁        季漢         台天
孝 媳                    汪黔⽣   林珮玲                    張小紅
孝 女                    若華                (嶶華)
孝女婿                                        施純甫
孝 孫                    為           健霖        傑霖         政霖
孝孫 媳                 羅映妮
孝孫女                  樺                   璞                        玲                       珊                       萍霖
孝孫女婿 Michael Douglas     Paisan⾺       Daniel Stephens    Derek Lucchese
孝外孫                  劉光漢
孝外孫媳              董美夆
孝外孫女              Tessie施        Iris施
孝曾孫                  Liam吳
孝曾孫女              Lisa吳
孝曾外孫    Adam Douglas    Tobias Stephens       Oliver Wu Lucchese
孝曾外孫女   Beatriz⾺   Allison Douglas   Ella⾺    Eleanor Stephens     Juniper劉
                                                                  ⼀同叩謝

Friday, October 11, 2019

ENNV 群組名單


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s/d/1XWqxwobcqz3Yod-R0D71gKIWWnWU0mLv9Nr9OY23fHs/edit?usp=sharing


正義東新村群組名單







Saturday, September 28, 2019

空軍至公中學




飛機跑道上的那所「私塾」
空軍至公中學

   1996民國八十五﹞年春節後,美國加州「空小旅美校友會成立」。校友包括在大陸、台灣時期各地空軍子弟小學、至公中學。我曾經讀過南京時的空軍子弟小學,在台灣畢業於空軍至公中學。
  至公中學後來停辦,在校舍廢棄四十餘年後,曾前往南部尋訪這所母校舊址。 
1994年暮春三月,南下東港。這所當年不合教育編制,空軍自辦的「私塾」,位在南部一個偏僻的角落裡,多年停辦,幾乎已經被人遺忘。
至中當年設立在東港西岸的大鵬灣內,是二次大戰台灣光復後,日本人留下來的一處水上飛機場上,當年那地方藍天碧水,波浪粼粼,是一遍秀麗的景象。
  在已廢棄飛機跑道的盡頭,從頹垣斷壁,危牆瓦礫中,經過一番思索辨識後,終於拼出五十年前曾在這地方讀書三年的舊日校址。
   民國三十八年,政府撤退遷來臺灣積極建設復興基地。空軍為扶植職官士子弟和烈士遣族,除早在對日抗戰時期,已在大陸的昆明,成都,海南島等地,以及抗戰勝利後的南京,遷台之後,在台灣各地區辦有子弟小學外,特別選在大鵬灣這地方,創辦了至公初級中學。
   當時空軍總司令是周至柔將軍,故取名「至公」。開辦時候僅有初中一、二年級,共五個班,學生約二百學生,年齡不過十三,四歲,清一色男生,全部住校                                    

 
  冤家路窄,再遇嚴師
民國三十八年八月,我們台北錄取的學生搭軍機南下屏東,轉換火車去東港報到。走進校區,經過茂密的鳳凰樹,幽靜的大道,看見一些舊日的樓房營舍,有的已是半毀危牆,壁上留著壘壘的彈痕。二次大戰末期美軍飛機曾對這裡轟炸。
     「看,那邊是海!」突然有人一聲大叫。果真是碧海連天,波濤壯觀。當年我們隨空軍一起撤退來台灣多是乘坐飛機,多是些沒見過海的孩子,非常興奮。
   報到那天,驚見一人。一旁的幾位舊同學低聲說:「他也來台灣了!」竟然又遇見我們在南京八府塘子弟小學的班導師陳岳如老師。
   陳師個子高,嗓門大,管教最嚴,是我們當年最畏懼的。他如今是至中的訓導主任,「冤家路窄」,大家心裡想往後日子難過了。
  報到的第二天,天色方亮,急促的哨聲中,我們趕到操場上集合。
  陳老師站在升旗台上高聲的說:「從今以後,我們要向太陽看齊,過規律生活,不可懶散。將來反攻大陸,我要帶你們回南京去!」說罷便開始每日早餐前一小時的勞動服務,整理殘缺的環境。
  首先我們清除一間半毀透天營房的瓦躒,辛苦流汗後,裝上籃球架,便有了一個沒有房頂的室內球場。 之後,又在各小路邊上挖土種樹。
   新教室蓋在飛機舊跑道邊停機坪上,是三排新的紅瓦平房。這停機坪極為寬大,原是可停放許多飛機的地方,竟成了世界上「面積最大」的學校操場。操場左邊有一大炸彈坑,翻起泥土,堆成一個大花圃,種上一些不知名的野花。我們這「向太陽看齊」的勞動服務持續了一年之久。
  教室後面蒼密的樹林中兩排寢室,也是利用一座半毀舊營房修建而成。跑道的盡頭是餐廳,原來是一棟堅固的倉庫,高牆厚壁,鐵門足有一尺餘厚。旁邊有一道圍牆,牆外是通往東港鎮的公路。整個校園坐落在大鵬灣的西北角上,環境寧靜,沒有外人過來。它屬於空軍預學校營區。
教室右面靠海的飛機跑道邊上,有幾處斜坡,水上飛機可以從水面開上來。岸邊有一座高大的吊掛機,上面寫「石川島」,是灣區最高的景物,爬止去可以遠遠望到小琉球。當年日本人是利用這吊掛機把軍用物資從水面吊上岸來。
  校園後面的牆邊外,有一條鐵軌伸進來。偶有火車運煤運米來的時候,便有同學用四川話喊著:「鐵豬兒來了!﹝四川人叫火車鐵豬兒﹞」大家好奇的圍著火車頭觀看。抗戰末期,空軍多集中四川的重慶,成都各地,都是沒見過火車的。
大鵬灣也是日本人一處潛艇基地。二次大戰時為避免美機轟炸,將整個基地下挖空,在面向海灣處有一隱密水閘,供潛艇進出。後來日本人聞知戰敗的消息,將水閘炸毀,灌進海水。
 日軍離開時,政府規定他們將裝備留下,當時日人就把所有飛機綑綁在跑道上,加足馬力,日夜的運轉,將發動機全部燒毀。
日軍在倉庫裡留下一些褐色布製飛行夾克,學校發給我們每人一件。同學中有一個籃球隊,穿著夾克上場球賽,自稱「神風隊」。

    熙元文章.獨得高分
我們班導師是胡自逢老師,四川大學畢業,也教我們這班國文。胡師望之嚴肅,不苟言笑。那時候學校仍使用大陸帶來國立編譯館印的課本,開講就是「馮諼客孟嘗君」「晁錯論貴粟疏」等,苦澀難懂。胡師上課從不帶書,但講課一字不漏,引經據典,生動有趣,漸漸啟發了我們興趣。
記得講到史記中荊柯刺秦王時,他把手上扇子一揮,比著手勢,用他四川人說書的口氣:「汝敢阻擋,要你口吐鮮血而亡!」刺秦王的場面彷彿鮮活在面前。講到「長恨歌」、「桃花扇」纏綿悱惻,哀怨動人的課文後,胡師說:「人生向來『情』與『憂』相俱存,人生難題千百種,最是『情』字難解。你們當切記,切記!」。 老師原是成都灌縣空軍幼年學校國文老師,強調背書:凡遇月考,大考前到他面前抽背一句後,我們須滾瓜爛熟的接下去。
  胡師給作文分數很嚴格,記得僅有我班王熙元同學得過一次破天荒的八十五分。我們一般泛泛眾生若能得到七十分,就算是「擲地有聲」的好文章了。不及格也是常事,被他批評是「狗屎文章」;聞﹝文﹞不得也,舞(武)不得也。
  後來熙元隨胡師之後,獲得國家文學博士學位,師徒博士傳為佳話。熙元後來曾任師大文學院長,可惜後來英年病世。
  訓導陳老師每在開學的第一天,總要在飯廳裡,指著牆壁上掛有「一粥一飯,當思來之不易」的標語訓勉一番。他說:「我做學生的時候,喝一碗稀飯,祇吃三顆花生,一雙皮鞋,穿了十年」說罷,就抬起腳來向大家「舉證」。吃飯時巡視每桌,若飯粒落在桌上,會被責備。同學說陳師的高嗓門,連大陸上的「共匪」都可以聽到。
  遇假日來到,如果口袋裡有十塊錢,便是「公子哥兒」,可以去大鵬站搭小火車,到東港鎮上玩上一天。這段約十分鐘的路程,大家喜歡吊在車門外,迎著強風,吃著煤炭灰,享受那份強風刺激的喜悅。東港線火車是接撥屏東的一段支線;從鎮安〔舊名社邊〕起止共三站,長六.二公里,是日治時期築成。這段支線已在民國八十二年二月停駛。
   當時東港鎮上僅有一家戲院,常演些美國片子,但沒有中文字幕。在開演時,便有一位說劇情的人,手提茶壺,拉一個高竹凳子坐在銀幕旁。有次上演「魂斷藍橋」舊片,當費文麗和羅勃泰勒在倫敦橋上款款細語時,那位說劇情的人向觀眾解說:「他們兩人在談情說愛啊!」大家看得津津有味。那時候花一塊錢,可以買一綑甘蔗帶回來與留校同學共享,大家會說「有江湖道義,硬是要得!」。
 
 官辦私塾.「繳械收編」
  那時在學校除讀書外,我們課餘打球,玩飛機模型,做彈弓,養小鳥,也穿著漂亮的童子軍服去參加屏東校際各種比賽,常帶回許多錦標。
  大鵬灣海邊遼闊寧靜,讀書散步,談天嘻笑。朝看旭日東升,夕眺落日餘暉,非常快樂。那時候學校沒有「不良少年」,倒常有被老師罵為「披鱗戴甲」或「皮得像猴猻一樣」的學生。
  曾發生一次「香蕉案」。一次在升旗台邊的廢土上,長出一株野生香蕉。每日見它長高,開花,最後結出一大串漂亮香蕉來。多數人在大陸上是沒見過香蕉樹成長的樣子,這株蕉成了每天升降旗時圍觀欣賞的寵物。
  某日早上,那串蕉不見了,全校轟動。陳老師嘆著氣直說:「敗家子!敗家子!」同學們都說那作案的人是「焚琴煮鶴,不懂情趣啊!」。多年後聚會時,仍有人在談論這椿懸案。一位當律師的同學說:「既往不究,趕快自首」引起一陣笑聲。
  至中是當特殊環境下的一所空軍自辦學校,雖然省教育廳特許立案,但終究妾身不明。後來省教育部統一政策,將這所「私塾」「收編」,空軍也不再過問和補助。後來對外招收男女學生,也增設了高中。東港鎮原來已舊有一所正規中學,至中顯然就是多餘的,終在民國七十年,第二十屆學生畢業後停辦,先後共辦了十一年。
  至中的同學日後在社會上多有成就;有省鐵路局長,外交部司長,陸戰隊司令等。更有三十多人追隨父兄投效空軍;有擊落米格機的英維,也有多位同學為國殉職。
如今,大鵬灣祇剩下一片失落殘跡,已非舊日景象。我佇立在茂密成蔭的樹下,依稀仍聽到已逝去多年老師的聲音。斑鏽的鐵軌埋沒在荒煙蔓草中,小火車不再來了。
  時間霎似疾風掠過水面,未著痕跡,人事全非,我們少年時的金色年華不再。如今祇留下驚濤依舊拍岸,一抹夕陽西下。
注:岳如老師江蘇南通人,後來任東港子弟小學校長。   1996台北

初到台灣


初到台灣
民國三十七﹝1948 ﹞年我隨家人由南京搭空軍運輸機C-46            到台灣。那是前清馬關條約割讓日本,被佔據了五十年後歸還中國,抗戰勝利第三年,也是國民黨政府兵敗撤退台灣的前一年。
 來台灣之前,我原在南京白下路八府堂的空軍子弟小學校讀五年級,到台北後,進了國語推行委員會屬下的「國語實驗小學」。
當時在台灣的人多說閩南話,多不會國語。新生入校得先學國語和注音。每天利用課外活動時間學習,由ㄅㄆㄇㄈ注音符號開始,約三個星期完成,每遇月考都要考試。學生在校裡不許講台灣話或其他方言。
那時由大陸來到台北的學生並不多,但都進這所學校。因為也都不懂台灣話,雖會說國語,說的又是南腔北調。
國語實驗小學在南海路上,馬路對面是植物園,是一處熱帶植物研究中心,範圍很大 ,環境優靜,亞熱帶植物極多,每一棵樹前立有一説明牌子,有英文學名,用日文解說。我家住在廣州街,隔牆就植物園,每天是上下學都要穿過到學校。
我們家的住房是一棟日式大院子,木材建造的瓦房,各房間內是地



板或是「塌塌迷」厚的草席墊,隨時盤腿而坐。睡房裡有大櫃子,晚上從櫃子裡取出被褥,非常方便。廁所是蹲式,我們習慣。
室外有一水儲水池,做防火之用,我們不懂,卻在裡面養魚,那房子是日治時期陸軍醫院的眷屬房。
一年後,政府大陸全面撤退,來台人數突然增多,當時父親是在防空司令部工作,我們借住了二年醫院的眷屬房後搬離,遷到仁愛路的空軍自建的眷舍正義東村。
初到台灣時許多事物對我很新奇。就讀的實驗小學校園很大,紅磚樓房,禮堂特別寬敞,為推行國語,老師多是北平人。上勞作課時學生用的小刀,小鋸等工具特別齊全,是我過去沒見有過的。
週日放假我們去看電影。走在後來的成為鬧區的西門町馬路當中,不怕汽車,因為車很少。那時候每星期日上午,台北市各電影院有一場勞軍免費的電影。我們是小學生,就請由阿兵哥﹝軍人﹞帶我們入場,放映的多是美國片子。當時台北僅有「大世界」「國際」和「美都麗」三家電影院。影片都是香港來的。   
大陸撤退時有許多文藝界人士離開大陸,那時迫於中共要解放的危機,一些文藝人士未到台灣,去了香港,因而促成香港電影事業的發達,為東南亞之冠。
記得抗戰結束那年,我家到東北瀋陽,常聽到大人談「八路軍」的事。記得有一冷天,我去看電影。半路上有一個人問我,你爸爸是不是空軍,我說是。那是冬天,我戴著一頂父親軍用蓋耳的軍帽,上面有一軍徽。那人說現在「八路」很多,別戴這帽子。他走後我立刻將帽上軍徽扯下,而後也未再用那帽子。
在台北,有一天放學路邊上地上見有一張報紙,好奇的拾起來看,細讀內容多不十分了解,有「國民黨」「解放台灣」的字句。我把報紙帶回給父親看,他說這是八路報紙,以後不要碰。
有一段時間街上出現大幅標語,寫著「匪諜自首,過往不究」「匪諜自首最後xx天」。我家收音機裡野常聽到大陸的廣播,整天聽到高喊「解放台灣」「血洗台灣」聲調高昂,用語尖銳,充滿殺氣,我漸漸感到憂心忡忡。
所有學校都以「忠孝仁愛」為校訓,機關團體大廳上高掛有「禮義廉恥」匾額,軍事單位強調「親愛精誠」。一切政策做為是「保衛大台灣」「反攻大陸」「解救大陸同胞」。
後來陳水扁當總統後,這些「忠孝仁愛」「禮義廉恥」勵志的教育標語全部取消。

國語實小課外活動很多,我參加老師的體操隊和李老師的話劇隊。有一次我們要排演「苦命王老五」話劇,父親知道後不許我參加。我問為什麼,他說那劇不好。後來知道那是演窮人翻身革命的劇本。
幾年以後,我一次回實小學校探望老師。問到潘、李兩位老師時,老校工說:「他們都是『匪諜』,一夜之間都抓走了」。
當時一般學校沒有政治教育,廣播電台也少有慷慨激昂的節目,當時大陸來台灣的人,期盼能有一日返回大陸家鄉。都說一二年就能回去。
直到我加入空軍,開始接受政治思想教育。知道了一些共產黨的無產階級、維物論、階級鬥爭論等,毛澤東實施的三反五反,整肅,大躍進,超英趕美,土法煉鋼的等等政策。在軍中每週一次政治思想教育,稱做「莒光週」取「勿忘在莒」之意。
文化大革命,四人邦動亂的發生十年裡,舖天蓋地的大字報,照片,鬥爭等,令我們到了感覺不可思義。
1989年兩岸開放交流之前,一般在台灣的人對「共產黨」的認識是和「文化大革命,四人邦」劃上等號。
1949年我自實驗小學畢業後進板橋中學,每天搭七分鐘的火車來往學校。之後政府在「檢討,革新,創造」政策下,呼籲台灣的各行,各業,大力發展「建國設大台灣」比如台灣初期僅有香蕉,鳳梨及少數種類水果,農復會每年派出人員到國外選擇許多種類在高山地區栽培成功,現在已外銷大陸。
空軍為加強子弟教育,除在各都市成立子弟小學外,另在南台灣東港,一處日本留下廢棄的水上機場跑道上,創辦子弟初級中學。學生全部住校,讀了三年後回到台北繼讀高中。2010洛杉磯